自赏之后 ——4.14 23:36:39记

最近浓重感觉日渐拙于与人交流。或者这样说,该说话的时候我确实说话了,可是说完之后觉得还不如不说。真是变得开始高估自己,是对自己太自信还是对他人太轻视?真是自赏了。

想着几年前,我可以随人坐着几个小时不答话,别人不说,我也不说,谁也憋不死谁。后来因为机缘巧合决心改,也好像是艳羡那些伶牙利嘴天天咧着笑的小姑娘,所以我决心学习决心改。原来强扭着性格的生活这么恶心,一改往日的习惯竟然这么难,和难受。我得学会主动和人交流,即使是废话;我得提防着不能傻愣愣地冷场;我得学会卖乖装巧让自己不被环境直接忽略,在我所能承受的恶心范围内。于是,我又慢慢发现,人家的主动交流是因为他们原本就想说,而不是挤尽脑汁想一句不冷不热的句子;人家不会冷场是因为他们脑袋里时刻有东西在转悠,他们不觉得累;人家总能让别人印象深刻是因为他们的脸就是招牌,他们的积极是发自己内心,不是经过一系列思想斗争后策划完成的。一切都是性格使然。
我发现我失败了,这样的感觉一天比一天浓重。就像一个小丑,摆弄着自己的身形想展示稍微好一点点的某个侧面给众人,可是呢,越发丑。原则胡乱一用便成了强势,强势在自以为是的基础上发展就只剩下霸道和无知了。努力想改变的性格在强压下漏洞百出,不该从我这类人嘴里出来的话出来了之后更显肤浅和空洞。我一直要强,这次有点过分,性格也成了牺牲品。从没有人告诉失落和茫然是好朋友,他们其实一直都是。